我还是我,那个依旧爱打游戏的程序猿

在专业道路上的七年,是我迄今为止坚持最久的事。本科的同学早在14年毕业时,就奔向了祖国的天南海北,研究生的同学也即将在明年4月和我说再见,除了几个至交好友,真正时刻陪伴着我的可能就是这台索尼笔记本和各种书籍。

有没有和我一样的工科女生,高数、工程数学、数电、模电、线性代数、微机原理、数据结构、电机、现代控制原理、金工实习、电子工艺实习,这些课程像是游戏通关一样,一门一门课的学。工科类的课程的确是爱者深、恨者烈,始终觉得庆幸,我的确从这些课程中找到了乐趣。

很快就要毕业,要和正在看我文章的各位一样,奔赴程序员的岗位上,养家糊口,探索人生。仅以此文纪念我的大学生活。

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未来的苟且。

这是我的大学,曾经在新媒体运营的岗位上基本全年无休地工作了一年,在微信公众号的平台上服务着全校师生,这是研究生生涯中最喜欢做、也是做的最好的事情。

曾伴浮云归晚翠,犹陪落日泛秋声。

去过南京的很多地方,印象最深刻的仍然是夜爬紫金山,吹着夜里的寒风,从山顶望下去,南京城尽收眼底,玄武湖成了一窝小水潭,高铁驶过,缓慢地像蜗牛爬行。后来摔断了腿,打了一个多月石膏,腿不再适合爬山这类运动,想来甚是惋惜。不过自此后,日益珍惜自己和家人的健康,没有一个健康的体魄,生命会失去很多精彩。

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

年少时的梦想,在研究生的时候报了成人绘画班,从几何体、静物到石膏像,一坐就是三个小时。有时候觉得庆幸,我也是正走在梦想道路上的girl。

如果说世界上真有什么奇迹,那么用一支单色笔画出世间万物算吗?

“赤条条,来去无牵挂”,戏文甚是直白,活着一天,便要过的精彩。

识食物者为俊杰。

梦里不知身是客,问君西游何时还。

性别女,爱好男。

我。

风乍起,合当奋意向人生,祝愿自己在程序媛的道路上一路远行而不知疲惫。

后记

2017.05.11

我渐渐能够忍受程序出BUG解决不了时的心情,可生活仍然每天事故不断。偶然遇到大我两届的师兄,当初本科毕业设计就是这位师兄带着我做的,后来关于学习、工作仍向他请教很多。那一届的师兄师姐对我这个小师妹格外照顾,我突然发现,从我硕士毕业那天离开学校的那一刻起,就再没人护着我了。

2017.05.12

微博上看到一个话题,问你最怕什么,我最怕,说下就下的雨,说走就走的人。

2017.05.17

入职正好一个月,第一次提交了merge request。

2017.06.05

对linux的bash shell和vim使用,已经基本熟悉。今天下了很大的雨,苏州很快就到黄梅雨季了。

玩王者荣耀似乎到了一个瓶颈,在钻石四打了一个月也没动过。

2017.08.10

三天前是我的生日,正好是秋至,每年一过生日,天就开始凉了。年纪渐渐大了,就不喜欢过生日了。长大是件有盼头的事,可成熟却是要一个人去面对生活,要像男子汉一样,给家人遮风挡雨。

生活越来越简单,家,公司,租的房子,不再爱热闹,不再爱扎堆,也不再费力地去维系各方面的关系。所谓朋友,如果他要走,我也留不住,如果他不走,我也无需担忧。

开始认认真真地写代码,写测试例,解BUG,值得庆幸的是,手上的活,能入手,又会碰到困难,很适合现在的我。

我还是我,依旧热爱打游戏。

2017.09.08

加班赶项目,项目接近尾声,公司放假周五和下周一。

2018.01.26

苏州下了第一场雪。有同事问我,南京每年都下雪吗?我说不知道。我的确不知道,我没有注意过南京是否每年都下雪。在南京的那几年离我原来越遥远,仿佛只是一场梦,只有在相册里和文字里,它才那么清晰,仿佛昨日。

作者:苏城花落

链接: https://www.jianshu.com/p/1fcf75816b74

来源:简书

 关注右侧公众号,随时随地查看教程
 幽默CODER 

dqy